Galleria Continua
北京
圣吉米那诺
穆琳
哈瓦那
罗马

巴西的2000年代

"艺术应使不安变的舒适、并使舒适变的不安。" — 塞萨尔·A·克鲁兹


此次对巴西艺术家的呈现主要包括了在巴西被称为“2000年代”的一代艺术家,它指的是一些从2000年开始创作的艺术家们。这一代艺术家包括:乔纳斯·德·安德拉德、马塞洛·西达德和安德烈·小松。要了解这些艺术家的创作,必须了解他们的出生年代和背景。这一代人出生于70年代末和80年代,他们受到迷人的总统儒塞利诺·库比契克实施的一系列政策的影响。该总统通过“5年进步50年”的政治运动当选,此运动试图在5年内令该国的发展前进50年。


为了使这种理念得以实现,库比契克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创造了巨额国债,巴西在1960年代的经济增长和其新首都巴西利亚的建立都得益于此。然而,由于该国在那几年间的极度借贷,债务到期时,巴西被要求偿还。这些2000年代的艺术家在该国破产的背景中出生,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通过创作,他们开始检视在巴西曾被赞颂的现代主义。面对巴西现代主义结构的这种破产,德·安德拉德、西达德和小松质疑了国家破产的不同方面,以及该国政客们在过去激进的经济项目制造的这种乌托邦。


2014年,我们首次荣幸地邀请到乔纳斯·德·安德拉德、马塞洛·西达德和安德烈·小松在我们圣吉米那诺的展览空间(与意大利艺术家Ornaghi&Prestinari一起)分别举办了三个个展。这些新一代巴西艺术家的代表人物,结合了画廊空间的固有特点,创造了令人受启发的和美好的作品。

点击查看展览视频


马塞洛·西达德

马塞洛·西达德(Marcelo Cidade)1979年出生于圣保罗,目前仍在这里生活和工作。他的实践通常表现出颠覆性和非正式性,由此质疑了现代主义建筑中的经典理念,并通过进入城市空间和各种美学操作,创造出新的视觉语汇,构建出令人耳目一新、意想不到的空间。西达德将艺术与生活紧密地相连,从而探索社会与个人领域之间的持续摇摆和流动。西达德的兴趣之一就是探索在城市和技术流构成的监控社会中产生的公共空间。他聚焦于一个地方,经由一个从历史-地理到诗性的动态的错位过程,从而抵达另一个地方。城市为事件提供了一个得天独厚的场域,也正是在这里,艺术家找寻着他的创作材料。街道、墙面、天桥、广场、百叶窗,它们都为他的目光凝视带来挑战。马塞洛·西达德的近期个展包括:“Ministry of All”(临街屋艺术与建筑中心,纽约,2019);“马塞洛•西达德:部分和”(巴西雕塑与生态学博物馆,圣保罗,2017);“一些地方,其他地方,任何地方,没有地方”(卡蒂斯特艺术基金会,旧金山,2014)。他近期参与的群展包括:“永远没有一扇门,而你在其中”(桑坦德艺术画廊,马德里,2019);“请打扰”(巴黎东京宫,2018);“拉丁美洲:回到未来”(MACBA,布宜诺斯艾利斯,2018);“音速反叛: 音乐作为抵抗”(底特律当代艺术博物馆,2017);“Das Loch”(不莱梅艺术家馆,2016);“(re)(de)contruct”(布朗克斯博物馆,纽约,2015)。

查看作品

乔纳斯·德·安德拉德

乔纳斯·德·安德拉德(Jonathas De Andrade)1982年出生于巴西马塞约,目前在巴西东北部的累西腓生活和工作,这座海滨城市充满了强烈的反差,古老的殖民地建筑与现代化的摩天大楼相依相偎,而热带现代主义乌托邦的失败又是一个具体的现实。艺术家以人类学、教育学、政治与伦理作为研究路径,试图重新审视现代主义文化的悖谬。德·安德拉德将图像、文本、生活故事和关于建筑的材料收集并编目,并通过记忆,编织出一种关于过去的个人叙事。“我潜入到记忆的领域”,艺术家解释道,“这是一个我并不感到亲近的过去,它就像是一片领地,一个重现失忆症的地方,一个存在于过去和现在之间的、通常颇为暴力的一笔。它和我之间的距离,使我得以重新处理这些想象的本质。艺术帮助我接近并回应那些激发我的事物。它也帮助我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更多的整体性。”乔纳斯·德·安德拉德的近期个展包括:“乔纳斯·德·安德拉德: o Peixe”(纽约新美术馆,2017);“乔纳斯·德·安德拉德:鱼、马与人”(发电厂艺术博物馆,多伦多,2017);“Convocatória para um Mobiliário Nacional”(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16);“东北方之人的博物馆”(里约艺术博物馆,里约热内卢,2014);“40 Nego Bom é 1 Real”(Baca艺术项目,伯尼范坦博物馆,马斯特里赫特,2014);“4000 Disparos”(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2013)。他近期参加的群展包括:“Fikra平面设计双年展:平面设计部”(沙迦,2018);“欢迎来到丛林”(杜塞尔多夫美术馆,2018);“未完成的对话:新藏品展”(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我们在此:我是你”(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2017);“雪融化后,白色将何去何从”(佛图尼宫,威尼斯,2016);“城市的权力”(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2016)。

查看作品

安德烈·小松

安德烈·小松(André Komatsu)1978年生于巴西圣保罗市——这也是他现在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权力与其瓦解的并存是安德烈·小松艺术创作的主要关注点。他的装置在充满颠覆性的同时又具有诗意,其灵感来自于对城市中日常生活的观察。小松采取了一种大胆的、战略性的干预手法,将这些观察以视觉上简化的方式重新构造,从而获得一种充满讽刺意味的、对作品自身的破坏。他作品中的“重构”手法代表了对权力结构的反思,而这种建立在命令和强力上的权力结构,会被自身转化中的细微末节而“摧毁”。小松用来表达草根阶级的政治愿景的工具,是绘画、雕塑和装置,充满了张力和抵抗力。他的研究也令人联想到城市和身体之间的相似之处:同样短暂无常,并最终走向消逝。像个螺旋遇到物质性的困难和/或法律上的障碍。他的创作对人类循环生存的不同形式进行了叩问——人们处理城市空间的方式,以及人们对待既定权力的方式。小松在作品中强调事物瞬息万变的状态,为观众创造出体验不同节奏和速度的可能性。他作品转化的周期,揭示了对物件的使用和磨损所体现的主观时间,这达到一种完全的失败,从而建立了一个充满紧张感的空间。他曾参加诸多重要群展:2015年,第56届威尼斯双年展巴西馆,威尼斯,意大利;2014年,“超场域”,布朗克斯博物馆,纽约;2013年,“盲区”,克兰纳特艺术博物馆,伊利诺斯州厄巴纳,美国。2012年,“Sex- tanisquatsi——宜居的混乱”,X蒙特雷双年展,马尔科当代艺术博物馆, 蒙特雷,墨西哥;圣胡安和加勒比光图三年展, 圣胡安,波多黎各;2011年,第八届南方共同市场双年展, 波尔图阿雷格里港,巴西。“逍遥学派:拉丁美洲巡游绘画——画室”,MIMA,共和国银行艺术博物馆,伦敦,英国。“El Ranchito”,帕洛阿托,西班牙马德里;2010年,“建构的目的”,MUSAC,莱昂,西班牙。2010年他举办了两次个展:“真实计划”,巴西圣保罗红画廊;“确切/定期”,法国巴黎娜塔莉•赛尔罗斯画廊。

查看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