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leria Continua
北京
圣吉米那诺
穆琳
哈瓦那
罗马

线上展厅

线上XXL

回忆陈箴



点击查看视频




“协同场域”(Field of Synergy)是空间和精神重叠之处;作品中心既是光和能量的中心,也是物质和数量的中心。在作品中,诸如选择自己的身体和出生等概念被唤起。光线从儿童病床上的茧状结构中发散出来。在陈箴的作品中,与医药相关的视觉参照物十分常见。陈箴出身于一个医学世家,家族成员不仅有医生,还有医学教育者和研究者,他们懂得如何将不同的思维、感觉和反应方式结合起来。由此,医学领域对于陈箴而言非常重要,他的艺术创作亦深受其影响。陈箴的作品反映出他强烈的空间感受力和艺术想象力,以及他对不同文化、历史、材料和传统工艺的研究和理解能力。

当第一次看到常青画廊的空间时,陈箴想象着在“这样一个奇形怪状的画廊”中呈现作品会有多么困难。然而,困难通常会提供更多的挑战,当陈箴走进他此前看到的空间——一个巨大的剧场中时,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瞬间占据了他的内心。他在后来解释道:“这场展览最大的成功之处在于,所有人,包括画廊主和我自己,完全忘记了‘我们是在一个画廊中创作展览这一事实’。”1

1 " 《从能量到协同:陈箴与竹咸谈话录》(From Energy to Synergy. A conversation between Chen Zhen and Zhu Xian),收录于《陈箴:洗火的召唤》(Chen Zhen Invocation of Washing Fire),2003年,Gli Ori出版社,普拉托,第390-395页。   

常青画廊艺术家联络人爱丽丝·丰塔内利(Alice Fontanelli)谈及与陈箴的合作


点击查看视频



《协同场域》(Field of Synergy)

2000年

金属儿童床、塑料管、木制中式床、灯泡、风扇、聚苯乙烯号码球、布料、有机玻璃、运动感应器

约2000 x 1330 x 900厘米

独版

摄影:Attilio Maranzano


在创作“协同场域”展览及同名作品的过程中,常青画廊空间的多样性给予了陈箴很大的启发。他希望每一处空间都能相互连结并展示出各自神奇的特性,就像人体的系统化器官一样,每一个部分都至关重要。从中医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有机整体”的概念。陈箴认为这些空间就是这样一个有机的整体,所有的组成部分都具有相互之间的重要性。对陈箴而言,看待空间的这种方式,即是将“协同”的概念运用到这些空间中。


“协同”是一个医学术语,它指的是人体不同器官的同步功能与能力。我们可以将其应用到艺术语境中,提出这样的问题:如何理解不同文化的价值,如何整合不同的跨学科思维方式,如何收集和欣赏多元文化的能量和能力,如何利用和连接空间中的不同因素与元素,以及如何在空间中安装和放置作品。


同样,“协同” 也指出了一种思维模式,在一种网络化的背景下思考一切。这种思维模式指向了陈箴运用到自己生活和工作中的一个更大的概念——“融超经验”(Transexperience),即对世界、人类及其与环境之间的关系提出质疑,以建立一种跨文化的话语和思维模式。这种全新的语言所讨论的,是一个同时具有精神性、人性和技术性、物质性和非物质性的的维度。


2000年10月至2001年3月,《协同场域》 首次在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空间展出。2001年,该作品参与群展“艺术的身体”(The Body of Art),这场展览由阿其烈·伯尼托·奥利瓦(Achille Bonito Oliva)与彼得·格林纳威(Peter Greenaway)为第一届瓦伦西亚双年展(Biennial of Valencia)策划。 两年后,该作品参展杰罗姆·桑斯(Jérome Sans)在东京宫(Palais de Tokyo)策划的"沉默之声"(Silence sonore),但只展出了7张悬挂的儿童病床。在常青画廊北京空间于2005年举办的展览"融超经验"(Transexpériences)中,《协同场域》与多名艺术家的标志性作品一起展出。一年后,该作品在上海美术馆举办的艺术家个展"陈箴"中展出。2011年,它再次回到常青画廊圣吉米那诺空间,参与展览 "陈箴:沉默的脚步"(Chen Zhen. Les pas silencieux)。该展览由艺术家创作于1990年至2000年间的大量作品组成,以致敬陈箴的艺术和生活。


《“协同场域”项目构想,n.1》(Projet mental pour 'Field of Synergy', n. 1)

2000年

纸上墨汁和影印

70 x 100厘米

独版


《协同场域及其美味的文化短路》(Field of synergy, and its delicious cultural shortcircuit),洛伦佐·飞亚斯其

文章收录于《陈箴:洗火的召唤》(Chen Zhen Invocation of Washing Fire),2003年,Gli Ori出版社,普拉托,第378-381页


发现——那是1999年的威尼斯双年展,我正走在军械库的大道上,又饿又渴。我正准备往回走,去找一家酒吧坐下,却听到了一阵奇怪的震颤声,就像地震开始的声音……并逐渐有了节奏。它是从一个很大的展厅中传出来的,我走进去,顿时屏住了呼吸。我看到一件令人印象深刻的装置,以中式的床和椅子搭建而成,上面绷着拉紧的皮。在这件雕塑中,木质结构间的绳索上悬挂着一面面鼓。作品被几十名观众围绕,男女老少们用棍子敲打着鼓,并释放自己的能量,形成一种惊人的共同节奏。我站在那里,忘记了时间。这一天是我的幸运日,我碰到了一位朋友罗莎。她认识陈箴,并且有他的电话号码。

我回到圣吉米那诺,在跟莫里西欧和马里奥讨论之后,我拨通了陈箴的电话。

他接了电话,语气随和。我与他分享我的热情,却因为太过激动而前言不着后语。最后我大胆地告诉他,我们想在2000年10月21日在常青画廊举办他的个展。他笑着回答说这不太可能,但他至少想见见我。我抓住这个机会,邀请他和他的妻子一起来托斯卡纳。令我十分惊讶和高兴的是,他接受了邀请!现在我明白,促使他来的是他天生的好奇心。


见面——在佛罗伦萨的小机场中,不难认出陈箴和他的妻子徐敏,他们也立刻看到了人群中等待他们的目光。两张灿烂的笑脸迎向我们,大方的拥抱驱散了所有的犹豫。

我们什么都聊,聊这些由人类塑造的场所的和谐风景,聊中国的长城;我们把熏肉和豆腐,茶和酒放在一起谈论。

陈箴问了很多我们意想不到的问题,关于我们当地的文化、工匠和农业;每回答一个问题,他都会用自己在其他文化中的发现与其进行比较,萨尔瓦多、光州、马拉喀什、赫尔辛基、特拉维夫等等。这激发了我们对这些城市的好奇和关注。这些不同民族之间的文化差异被看作是相互丰富的重要积淀。我对展览并没有把握。当天没有,第二天也没有。但这次见面对我的意义比展览更大,他们甚至邀请我去巴黎看望他们。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如此令人心旷神怡,如此使人振奋,以至于我很快就去到陈箴和徐敏的家中,与他们再次畅谈。我们的见面已经不再是关于展览,而是关于他们的生活能量,这种能量是我前所未见的。

当我回到家时,有一封信在等着我。一封陈箴寄来的信,我心头一跳。信里写道:“……我凭着记忆给你画了一幅画,一张画廊的平面图。我在上面画了新作品的草图,它们根据空间里的能量分布在不同的展厅里,以构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就像一场在人体里进行的神秘旅程。展览将以‘协同场域’为标题……它们是很难创作的作品……它们是梦境。”

2000年10月21日,我们的展览开幕了,所有的梦境也都实现了。


变化——一个发现,一次见面,并不总会带来变化。而当变化发生时,它并不总是健康的。建设性变化创造出感性空间的这种状况,这种协同场域,是一种罕见事件。它取决于诸多因素:部分取决于我们是谁——虽然认识自己也是一项没有终点的工作;部分取决于我们如何与他人相处。若一个人太过现实,被动地看待世界,就会成为改变的囚徒和局外人;但如果积极地生活,伴随着欲望和想象力,我们就能让周遭的人得到充盈。一个令人兴奋的发现是,重要的经历一定会留下更多问题,而不是答案;而寻求答案是对好奇心的强烈刺激,亦能使才智焕发新意。当我们在某一时刻发现,我们关于美与丑、对与错的概念并不以个人感性为导向,而是源于外在事物所支配的习惯时,这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的事情。

邂逅和发现陈箴和他的创作,穿行于协同场域中,带给我们一种不一样的自由,也带给我疑问和改变。这些都是难得一遇的邂逅。他的作品以一种普世性的语言述说着,对懂得倾听的人低语,对不愿聆听的人嘶吼。 




《空间能量研究》(Etude des énergies dans l'espace)

2000年

纸本墨水

100 x 70厘米

独版


《没有边界的村庄》(Un Village sans frontières)

2000年

儿童椅和彩色蜡烛

107 x 41 x 41厘米

独版

摄影:Attilio Maranzano

《净园》(Jardin-Lavoir)

2000年

床,金属,木头,水,液压系统,物品

约700 x 2000 x 1800厘米

独版

由法国阿尔比Cimaise et Portique Centre Départemental D'Art Contemporain提供

摄影:Marc Boyer



常青画廊哈瓦那空间展览现场

摄影:Nestor Kim


《再生的坚毅》(Perseverance of Regeneration)

1999年

受撞击的汽车,玩具车,硅胶,油漆


150 x 210 x 470厘米

独版

摄影:Ela Bialkowska



《仪器音乐》(Instrument musical)

1996年

木头,中国夜壶,金属,音响系统

68 x 121 x 45厘米

独版

摄影:Rémi Lavalle




《光的文字/文字之光》(Les Textes de la lumière / La Lumière des textes)

1992年

金属,玻璃,霓虹灯,红色颜料粉,土,物品,红色胶字

190 x 140 x 31厘米

独版

摄影:Ela Bialkowska





由"陈箴的朋友"协会(ADAC)提供

摄影:Claire Dorn



《陨石》(Météorite)

1992年

金属,玻璃,铝土矿,铝,照片,红色丙烯颜料

30 x 30 x 30厘米

架子 20 x 30 x 40厘米

独版

摄影:Rémi Lavalle


《胸腔/幽灵》(Le Coffre / Le Fantôme)

1992年

木头,金属,镀镍现成物,照片,红色和黑色丙烯涂料,有机玻璃

76 x 42 x 20厘米(闭合状态)

独版

摄影:Ela Bialkowska



《陈箴作品全集》(CHEN ZHEN. CATALOGUE RAISONNÉ),上册(1977年-1996年)与下册(1997年-2000年),由Skira出版,“陈箴的朋友”协会(ADAC)与常青画廊合作编著

《陈箴作品全集》汇集了艺术家自1977年以来的创作,它使读者能够了解陈箴创作的缘起,并将其与艺术家的整体思想联系在一起,从而理解他如何参与到其时代的艺术与生活当中。

艺术家的作品按时间顺序分为两卷展示,以书套封装。该全集有法语和英语两个版本。

第一卷为1977年至1996年间的作品,包含陈箴作为一名画家在中国的早期活动,尤其是1986年。在这一年,陈箴离开中国来到法国生活和工作,同时他决定专注于自己的艺术,并致力于装置艺术创作。第二卷介绍了艺术家从1997年到2000年12月13日去世前的活动,包括根据其设计遗作制作的作品。

每卷分为五个主要章节。每个章节的导言由伊莎贝尔·雷纳德(Isabelle Renard)和徐敏撰写,作为一种阅读指南,导言将艺术家的作品置于其历史背景之中,并强调其创作历程中的部分关键时期。此外,这些不同章节还包括文本、访谈和论文。

每件作品都注有标题、日期、材料、尺寸、目前的收藏情况,以及完整的展览和出版目录。

我们向您提供以190欧元(含运费)订购《陈箴作品全集》(第一卷和第二卷)的优惠价格,该书的书店售价为230欧元。

您只需填写订购表格,将表格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送至:contact@chenzhen.org,并通过银行转账给“陈箴的朋友”协会(ADAC),即可获得《陈箴作品全集》。


“陈箴的朋友”协会将在收到付款后将作品集邮寄至您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