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leria Continua
北京
圣吉米那诺
穆琳
哈瓦那
罗马

《水之魂 1》

2017年

艺术收藏级相纸上彩色喷墨打印

63 x 100 cm

版本:10


《水之魂 6》

2017年

艺术收藏级相纸上彩色喷墨打印

63 x 100 cm

版本:10


《水之魂 7》

2017年

艺术收藏级相纸上彩色喷墨打印

63 x 100 cm

版本:10


《房东,由雷吉纳尔多出镜 - 来自艺术项目“我,混血儿”》

2017年

16毫米纸基板上UV打印

每幅75 x 57.5 cm;总尺寸152.5 x 117.5 cm

版本:3

乔纳斯·德·安德拉德的作品《我,混血儿(Eu,mestiço)》(2017年)是一系列于2016年至2017年期间在巴西各个城市拍摄的男女肖像。这件装置作品汇集了大量源自由哥伦比亚大学在20世纪50年代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出版的《巴西农村的种族与阶级(Race and Class in Rural Brazil)》一书的关键词。该项研究以一种采访手法为基础:邀请参与者根据所见的黑人、白人和混血儿的照片作出六个方面的评论——财富、美貌、智慧、宗教、可信度及工作能力。《我,混血儿》以印在厚纸板上的黑白照片与文字的形式呈现,它将结合了两个历史时期:新近拍摄的肖像照和源自20世纪50年代社会研究的语言和术语上的刻薄。该艺术项目以历史的视角看待种族问题——它是一场跨越几代人且绝未被解决的连续挣扎。

WATCH THE VIDEO

《难以管理,由祖雷德出镜 - 来自艺术项目“我,混血儿”》

2017年

16毫米纸基板上UV打印

每幅80 x 120 cm;总尺寸575 x 120 cm

版本:3


乔纳斯·德·安德拉德的作品《我,混血儿(Eu,mestiço)》(2017年)是一系列于2016年至2017年期间在巴西各个城市拍摄的男女肖像。这件装置作品汇集了大量源自由哥伦比亚大学在20世纪50年代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出版的《巴西农村的种族与阶级(Race and Class in Rural Brazil)》一书的关键词。该项研究以一种采访手法为基础:邀请参与者根据所见的黑人、白人和混血儿的照片作出六个方面的评论——财富、美貌、智慧、宗教、可信度及工作能力。《我,混血儿》以印在厚纸板上的黑白照片与文字的形式呈现,它将结合了两个历史时期:新近拍摄的肖像照和源自20世纪50年代社会研究的语言和术语上的刻薄。该艺术项目以历史的视角看待种族问题——它是一场跨越几代人且绝未被解决的连续挣扎。

《轻视,由奥瑞特出镜 - 来自艺术项目“我,混血儿”》

2017年

16毫米纸基板上UV打印

每幅65 x 45 cm;总尺寸805 x 65 cm

版本:3


乔纳斯·德·安德拉德的作品《我,混血儿(Eu,mestiço)》(2017年)是一系列于2016年至2017年期间在巴西各个城市拍摄的男女肖像。这件装置作品汇集了大量源自由哥伦比亚大学在20世纪50年代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出版的《巴西农村的种族与阶级(Race and Class in Rural Brazil)》一书的关键词。该项研究以一种采访手法为基础:邀请参与者根据所见的黑人、白人和混血儿的照片作出六个方面的评论——财富、美貌、智慧、宗教、可信度及工作能力。《我,混血儿》以印在厚纸板上的黑白照片与文字的形式呈现,它将结合了两个历史时期:新近拍摄的肖像照和源自20世纪50年代社会研究的语言和术语上的刻薄。该艺术项目以历史的视角看待种族问题——它是一场跨越几代人且绝未被解决的连续挣扎。

《胜利,由肖乌安和雅斯敏出镜 - 来自艺术项目“我,混血儿”》

2017年

16毫米纸基板上UV打印

1492 x 69 cm

版本:3


乔纳斯·德·安德拉德的作品《我,混血儿(Eu,mestiço)》(2017年)是一系列于2016年至2017年期间在巴西各个城市拍摄的男女肖像。这件装置作品汇集了大量源自由哥伦比亚大学在20世纪50年代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出版的《巴西农村的种族与阶级(Race and Class in Rural Brazil)》一书的关键词。该项研究以一种采访手法为基础:邀请参与者根据所见的黑人、白人和混血儿的照片作出六个方面的评论——财富、美貌、智慧、宗教、可信度及工作能力。《我,混血儿》以印在厚纸板上的黑白照片与文字的形式呈现,它将结合了两个历史时期:新近拍摄的肖像照和源自20世纪50年代社会研究的语言和术语上的刻薄。该艺术项目以历史的视角看待种族问题——它是一场跨越几代人且绝未被解决的连续挣扎。

《魔术师,由伊曼纽尔出镜 - 来自艺术项目“我,混血儿”》

2017年

16毫米纸基板上UV打印

570 x 65 cm

版本:3


乔纳斯·德·安德拉德的作品《我,混血儿(Eu,mestiço)》(2017年)是一系列于2016年至2017年期间在巴西各个城市拍摄的男女肖像。这件装置作品汇集了大量源自由哥伦比亚大学在20世纪50年代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出版的《巴西农村的种族与阶级(Race and Class in Rural Brazil)》一书的关键词。该项研究以一种采访手法为基础:邀请参与者根据所见的黑人、白人和混血儿的照片作出六个方面的评论——财富、美貌、智慧、宗教、可信度及工作能力。《我,混血儿》以印在厚纸板上的黑白照片与文字的形式呈现,它将结合了两个历史时期:新近拍摄的肖像照和源自20世纪50年代社会研究的语言和术语上的刻薄。该艺术项目以历史的视角看待种族问题——它是一场跨越几代人且绝未被解决的连续挣扎。

乔纳斯·德·安德拉德(Jonathas De Andrade)1982年出生于巴西马塞约,目前在巴西东北部的累西腓生活和工作,这座海滨城市充满了强烈的反差,古老的殖民地建筑与现代化的摩天大楼相依相偎,而热带现代主义乌托邦的失败又是一个具体的现实。艺术家以人类学、教育学、政治与伦理作为研究路径,试图重新审视现代主义文化的悖谬。德•安德拉德将图像、文本、生活故事和关于建筑的材料收集并编目,并通过记忆,编织出一种关于过去的个人叙事。“我潜入到记忆的领域”,艺术家解释道,“这是一个我并不感到亲近的过去,它就像是一片领地,一个重现失忆症的地方,一个存在于过去和现在之间的、通常颇为暴力的一笔。它和我之间的距离,使我得以重新处理这些想象的本质。艺术帮助我接近并回应那些激发我的事物。它也帮助我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更多的整体性。”乔纳斯·德·安德拉德的近期个展包括:“乔纳斯·德·安德拉德: o Peixe”(纽约新美术馆,2017);“乔纳斯•德•安德拉德:鱼、马与人”(发电厂艺术博物馆,多伦多,2017);“Convocatória para um Mobiliário Nacional”(圣保罗艺术博物馆,2016);“东北方之人的博物馆”(里约艺术博物馆,里约热内卢,2014);“40 Nego Bom é 1 Real”(Baca艺术项目,伯尼范坦博物馆,马斯特里赫特,2014);“4000 Disparos”(蒙特利尔当代艺术博物馆,2013)。他近期参加的群展包括:“Fikra平面设计双年展:平面设计部”(沙迦,2018);“欢迎来到丛林”(杜塞尔多夫美术馆,2018);“未完成的对话:新藏品展”(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2017);“我们在此:我是你”(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2017);“雪融化后,白色将何去何从”(佛图尼宫,威尼斯,2016);“城市的权力”(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2016)。